抒情散文您现在的位置: 然言散文阅读网 > 散文 > 抒情散文 > 岁月剥落心绪,幽幽南天东风却吹散

岁月剥落心绪,幽幽南天东风却吹散

发布者: 余熏 [个人文集] 来源: 然言散文网 类别: 抒情散文 时间: 2014-08-04 阅读:
      致读者:读者您好,您现在看到的是“然言散文网”[抒情散文]版块的文章。由于阅读需要,部分文章转载于网络或其他的文学平台,仅供文学交流、学习使用。若本篇文章《岁月剥落心绪,幽幽南天东风却吹散》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做相应的文章处理。还有更多的优秀文章、作文等期待您的阅读!如果您有好的作品,您也可以在本站发表,和更多的朋友分享您的心情。祝您阅读愉快!
      
      
昨夜难安——
昨夜难安,一壶浊酒难入我心肠,
花溪有水东去,不忍离散一场,
分手岂在朝暮,彼岸寻你一片花海,
或许如今不知何曲,只是隔江随你犹唱。
 
 
岁月剥落心绪,幽幽南天东风却吹散,
那数不尽繁华,变成一阵炊烟,或是半许惆怅
终于谁在忧郁,将一个背影淡忘,
风起风又落,空留此地我一人彷徨
 
 
风已将我带走,谎言谩语的如烟,
交织成为悲怆,唯有数不尽的誓言
还在承诺,关于流言蜚语中,
这段说不清楚的伤痛。
 
 
雨天再来的时候,给你的雨伞,
将会罩住我的泪水,
或者是相聚不能爱的无奈
再醉红花间——
一番云雨后是我多情,
送你却总在相思最浓时,
泪水见你不休,
水乡绕梦只是怨那六月的天。
岁月剥去我的脸颊,
多少无趣和许多柔美,
过后冲淡了时间里的记忆,
牵住手原是一响贪逸。
再醉红花间,
谁用一曲离骚歌唱花熟花败时,
过了多年,
篱笆外的陌路上有你,
也有无知的风霜雨雪来,
却只剩下我的无奈。
惆怅在雨季,
阁楼上的檀香渐熄渐灭,
红颜的泪依溪畔流水,
一声长叹过后去了。
终会等你来,
不在乎许久思忆,
因为我自顾红尘里,
耐不住的是流连,
放不下的是相思。
 
心无——
我听过灵魂深处的声音,
那是我对你的思念
每一个夜晚都会来临,
可我却从不退缩,因为我也恐惧你会离开
我害怕这是我的一往情深,
最后没有结果的结束。
为此,我渴望你会临近我,
让我全然不知中,发现你的存在,
当所有人都在嘲弄生命
只有我也许会真心爱护你,
可是这一切又都被无缘带走。
我假设过我无数次假如,
希望自己会得到梦里的东西,
哪怕一次次跌倒,
或者从来不会学着屈服。
生命如璀璨的烟火,明知辉煌过后是黯然,
可是也许这也就是生活的伟大,
让人不停地努力寻在幸福
心无它念。
 
此时人已散——
此时,我话语里的无力,
似乎挽救不下你的存在,
只好慢慢的思考着,
关于这个世界的全部光明,
那是我的渴望,还是你的矜持,
让爱徘徊从不停歇,
如果还有一次,我还会爱你,
我惯看了春花的掉落,
我受尽了北风的吹熄,
可是唯有我对你的思念,
一直存在。
假如这个人间,没有我再来爱的权利,
谁还会在意,曾经的那些往事,
它纠缠着,它缠绕着,它不弃着,
只是当我重头再来时,
我一切都不能控制,
内心深处,最寂寞的东西,
为此,我苦守年华,十载,
可是人生又能有几个十年,
告别了,就别再去想,没有用。
记得——
还记得我未曾熟悉你的感觉
想一封陈旧的信,
布满了每一个字的泛黄,
我还想去拥抱你,
或者是陪你看沧桑变化
我知道这是爱的代价,
可我从不退缩。
梦里独自,我一个人的世界里,
失去你如同失去自由
我也好害怕寂寞,
恐惧着时光里的背弃,
为此,我不会将你忘记,
像人潮人海里的那个她。
人生难免的苦痛折磨,
在我心里,那只是短暂的云烟,
黯然失落或者是一直矜持,
我从不敢靠近你太近,
好似灵魂深处的东西,
是我永远的不安,
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只要有你,我便知足
 
眼泪过夜——
你的温柔如织,像似一阵雾霭,
让我在看不见或看见中,
迷失一切的自我;
你的潇洒如梦,像似一粒尘埃,
让我在摸不到或摸到里,
领悟所有的自由。
我终于失去了你,
在风起的时候,
落寞的黄昏,此时何以言说,
何年何月的停留,不及我的回眸一笑。
再也不能将你挽留
多少繁华里,谁在改变当初的誓言,
都比不起这夜的美丽
以及美丽背后你那双醉人的眼,
这一曲歌罢,嘘嘘声起后,
我还能不能,牵住你的手,
眼神交流,你和我的惆怅。
再也不会将悲伤,晕开红尘无数,
我剩下的矜持,也会成为一种解脱
风雨残花——
院外此时已是另一番景色,
风吹来那花香阵阵,
惹得无数游香绕人,
只是我不再试着流连。
雨下的时候,是谁在,门外轻推,
那算不完的离愁,
一曲慢歌里,岁月沧桑了我的眼眸,
只是我记得那年的故事,
早已变得不再完美
结局我早已拆穿,
多少恨过后,月已半缺,我却已错过
犹记得,我们的年少无知,
如今却早就散去在人潮人海。
为此,我的真心,不会得到弥补,
留给曾经的往事,
终于享受了一江东逝的快乐
可我却失去了,一番挣扎,
不必再来,我明了人间,
所有的风雨残花。
大好河山——
曾经风雨都已去,
无数张脸还在笑谈间,
抹去记忆里的悲痛,
就让明天会更好,
我提起头颅向天倾诉,
最后的自我是最后的征服。
我想去跟上北国的风雨,
把寂寞藏进大好河山,
宁愿一身玉碎,
也绝不随波逐流,放荡尘世,
还想去抚摸大海的涛声,
历史的车轮碾压曾经的无知,
只是我这一刻,
不再言语,让五千年风霜与我同在。
提起文弱的笔尖,
书写自己燃烧过后的灰烬,
那就是我最终的梦,
让所有的一切成为过去,
而我只愿像一粒尘埃,
紧靠一马平川的路途,
坎坷留给自己,心酸自己体会,
想去策马扬鞭,哪怕它孤独无数。
渴望一缕阳光
因为我的心曾经潸然无奈。
 
不要问我——
不要问我,何时才肯停休这寂寞,
我把自己的血液,流淌在千里的山脉中,
我不需要像一座奇峰,
只需要将梦想写进尘世。
多少风雨过后,
总不知道的故事,是我永远的守候,
任随自己成为一朵浪花,
翻涌在人潮里。
我想万年过后,历史的垂青,
是我的懂得,或是失去,
那就是我最后的抉择,
我与时间只打了一个照面,
可是我并不能与其永存凡尘,
锦绣山河,一个轮回的苏醒,
我不必再去寻找答案,
我让所有成为谈笑,
只是却无法忘却你。
终于,我在踟蹰中,慢行,
或许,我仅是明白,自己的存在,
是一种罪过,可我倔强着,绝不屈服。
回忆成空——
一响贪欢是我的过错,
为此,我早已沉溺在六月的黄昏,
那年我们都还年幼,
多了些不忍苛责,少了些不理岁月。
一路走来,风雨如愁,回忆里渐渐也成空,
终于学着一个人孤独,
所有的曾经是我的如今,
伫立在窗台,你倒映在我心里的是,
无言无语的花开花落。
我在等候你,如同等了一千年,
离开后的荒烟蔓草,
最终成全了,我的一杯浊酒醉意蒙蒙,
光阴减去一盏孤灯,
只有我还想再去抚慰,你的深深情谊。
是与非里,我希望活得自由,沿着坎坷崎岖前行,
不理会最后的结局,
是谁的华年。
 
天空——
谁还在天空下,看着满目苍凉的尘世,
任随寂寞侵扰忧伤
我再也不会学着坚强
柔情似水里,想象关于你的一切。
时间的另一边,黑夜无情的来袭,
深深的思念里,握不住你的双手,
于是成日的流泪,或许可以减少思痛,
等待在轮回里的嬉笑,
一年又一年的缠绵。
终于可以安慰灵魂深处的折磨,
为此我等了一千年的光景,
不能控制思绪,仿佛未来只是一个玩笑,
挂满面颊的,也许只是我的忧郁,
或者是悲伤的残留。
好想和你在一起,时光里的故事,
只是一个无尽头的年轮,
安全的独步,如同这条陌路上,
没有彼此的感觉,是种无助
勿忘我——
一夜的思愁,缠绵至醉意朦胧的时候,
我想不该再去爱你,
如同这个夜晚里,不敢靠你太近,
你说你要远离,伤心留给哭泣的我,
可我并不责怪,或是撕裂我们曾经的回忆。
这不是简单地爱,爱就可以存在,
转过身来,才发现原来的一切,
早已渐渐模糊淡去,
我想我适合去歌颂,
就算一场大雨淋湿了所有,
你还不来,我的笔记又添了一页,
关于你的记忆,
淡淡的云,淡淡的去。
风里不会再有你的影子,
如同雨里不会再有你的浅唱,
你也知道,就算大雨滂沱,
寂寞难安的只是,
醉人的曲折和不解的勿忘我。
 
风吹花摆——
古栈道边,东风吹尽繁华,
假装你还在,徘徊或是踟蹰,
饮完一杯酒,所有相思变得无力,
水向东去一瞬间,风吹花摆,不知何处去。
分手时,我已不悦,关于最深的感悟,曾经,
多少年后,或许还去重提往事,
淡淡思绪,莫名的惆怅,
你走后的日子,我该何以解忧,
是那三月驻足你门前,还是六月哭泣在月下。
总不是,总该是,岁月磨去我的棱角,
可却抹不去我的忧郁,
不能靠着丝丝回忆,去幻想你的一切,
一段离愁便是一段心愁,
更寂寞的世界,是你我不再的时候,
算了,我不再学着犯错,
故事里你的色彩,你也不许我再去着色。
江南雨——
夜雨霏霏,拍乱我心愁,
望明日天晴,舍一把落花。
再也不能将柔情私藏,
今朝的酒今时醉,
不枉红尘里几许惆怅。
在等你,隔岸千万里,
并不知你在天涯何处,
唯有南燕归去,又是一年尽,
好想连同把晚春隐去,
犹如落花且飘散一片败絮。
烟雨不知身在小巷,
唯有一阵雾霭一种痴心,
终将会离去在蒙蒙中,
让过客不会当初的路,
好怕再次被烟火靡丽。
自顾叹息中,已随风影浪花去,
不念不生梵悟,我顿感悲恻,
于轮回重来时,安心超度。
在等你,炊烟袅袅起,
忘了你,淡香时时散,
作罢了,一去不再来。
一曲红尘歌——
小路花开中的芳香起落,
一杯浊酒里的俗世殆尽,
我一曲高歌,歌唱寂寞相随,
犹记得那年的黄昏雨落,
只是如今感叹人世沉浮。
终于写下了无数离骚,
你懂或不懂,都已存在尘世,
染色里的古道,荒烟蔓草的岁月,
又该如何去解释,
你不谙愁苦的一面。
浪迹天涯,你走远之后,
时间里渐行渐远的不仅是,
我无奈的愁眉与苦恼
谁还能将结局看破,
只是我越到深夜,越是不安。
终该忘却了,你的影子,我的惆怅,
谁在用一段梵语,顿悟,超度,生灭,
不过是一阵云烟,流连,失味,嗔怒。
忘了过去——
我不忍心就此离开,
恍如你的梦里,早已花开一季,花谢一方,
好想去抚慰深夜时,你唏嘘的声音,
好让明天不负我心。
我畏惧你的寂寞,仿佛将流水藏进了一个轮回,
我触摸不到,只能幻想,
真心去守护,一缕火焰,虽然那只是我的倾诉,
可是从不磨灭,自己执着的内心。
忘了过去,时间里的缩影,
是我永远不能的感受,
任随绵绵的山峦起伏,
却找寻不到,你的踪迹,只好不住的安慰自己,
那颗柔弱的心。
静悟梵音,我在浮屠塔下,苦守了一千年,
不辨是与非,错中的爱,胜过爱过的错。
 
水乡——
荡一尾孤舟,浪迹泛起涟漪的池塘,
舍不得上岸,可总要舍去,相思的离愁,
这是我沉溺在水乡的借口,
江南啊!你何时才能够烟雨如织。
也许,那只是我梦里,并不知道的几分惆怅,
或许,晨间的甬道上,刻着你的足迹,
我寻寻觅觅,仿佛走进了死角,
却又在一瞬间,发现了你的身影。
不过,我再也不会学着放纵,
连最初的幻觉,都遗弃在朦胧里,
好吧!我确实动了真情
人间的六月,不过是江南雨天的背景,
缠绵到极致,所有的往事,
一起随我走远,消失,
但我绝不丢下你,因为你是我的水乡,
而水乡是我的最爱。
忘掉——
你走或者你留,
我一样的雨天,不一样的思愁,
假装你从未离开,
花开自有季节,花落自有不忍,
我在等你,看尽世间繁华,
蓦然回首,你人不知何处。
多少流年败给光年,
我在惆怅,不在乎何时的江南梦绕,
谁还用一曲梵音,歌唱年幼的轮回,
到如今所有成为往事,
看不透的结局,辨不完的是非。
终将可以沉陷,雨朦胧的雨落,
我甚至不愿远走,荒烟蔓草的时节,
还可以去忘掉俗世,岁月抢走了我的流连,
但却无法等在三月的天晴。
如若还有谩谑的话语,
可终也逃不了,关于你最美的记忆。
当我——
当我如遇红尘中的你,
多少词阙无法形容内心的愁苦,
只能按下寂寞如潮,思忆成空,
害怕有一天,我失去了所有,理智与清醒,
可我决不会盲目追求
你和我本该是错误的爱情。
或许,未来只是一种说辞,
而我只是一个影子,
心里的轻描淡写之间,
仿佛什么意思都已不在,
不去解释什么,如同,
不会再来的,永远也不能来,
是爱情么?我不禁反问道。
你的世界,藏着什么样的悲伤,
让我看不透,也猜不出,
只好任随高唱离歌,
总以为你会重来,哪怕是寻觅我的踪影,
即使飘忽不定,即使伤痛欲绝。
 
那是假如——
我在静听世界的声响,
可却总找不到关于爱,
那会是怎样的感受,
是波涛汹涌,还是流水无情,
时间过去了,人也开始了离散,
只是我不能抗拒自己,
内心深处的最寂寞。
终于可以学着放弃
每当你从我身边走过,
多了几次惆怅,少了几次不安,
于是我再也熬不过年华,
看看岁月,自己的影子,
又该何去何从。
那是假如么?我一个人的自我欣赏,
我不恨黄昏的美丽,
只怨这个夕阳下,没有你存在的背景,
躲进角落里,静悟年华绝代,
可也早就被记忆抹平思忆,
为此,我在苦守相思,
整整一辈子。
 
 
 
 
 
 
 
 
昨夜难安——
昨夜难安,一壶浊酒难入我心肠,
花溪有水东去,不忍离散一场,
分手岂在朝暮,彼岸寻你一片花海,
或许如今不知何曲,只是隔江随你犹唱。
 
 
岁月剥落心绪,幽幽南天东风却吹散,
那数不尽繁华,变成一阵炊烟,或是半许惆怅。
终于谁在忧郁,将一个背影淡忘,
风起风又落,空留此地我一人彷徨。
 
 
风已将我带走,谎言谩语的如烟,
交织成为悲怆,唯有数不尽的誓言,
还在承诺,关于流言蜚语中,
这段说不清楚的伤痛。
 
 
雨天再来的时候,给你的雨伞,
将会罩住我的泪水,
或者是相聚不能爱的无奈。
再醉红花间——
一番云雨后是我多情,
送你却总在相思最浓时,
泪水见你不休,
水乡绕梦只是怨那六月的天。
岁月剥去我的脸颊,
多少无趣和许多柔美,
过后冲淡了时间里的记忆,
牵住手原是一响贪逸。
再醉红花间,
谁用一曲离骚歌唱花熟花败时,
过了多年,
篱笆外的陌路上有你,
也有无知的风霜雨雪来,
却只剩下我的无奈。
惆怅在雨季,
阁楼上的檀香渐熄渐灭,
红颜的泪依溪畔流水,
一声长叹过后去了。
终会等你来,
不在乎许久思忆,
因为我自顾红尘里,
耐不住的是流连,
放不下的是相思。
 
心无——
我听过灵魂深处的声音,
那是我对你的思念,
每一个夜晚都会来临,
可我却从不退缩,因为我也恐惧你会离开,
我害怕这是我的一往情深,
最后没有结果的结束。
为此,我渴望你会临近我,
让我全然不知中,发现你的存在,
当所有人都在嘲弄生命,
只有我也许会真心爱护你,
可是这一切又都被无缘带走。
我假设过我无数次假如,
希望自己会得到梦里的东西,
哪怕一次次跌倒,
或者从来不会学着屈服。
生命如璀璨的烟火,明知辉煌过后是黯然,
可是也许这也就是生活的伟大,
让人不停地努力寻在幸福,
心无它念。
 
此时人已散——
此时,我话语里的无力,
似乎挽救不下你的存在,
只好慢慢的思考着,
关于这个世界的全部光明,
那是我的渴望,还是你的矜持,
让爱徘徊从不停歇,
如果还有一次,我还会爱你,
我惯看了春花的掉落,
我受尽了北风的吹熄,
可是唯有我对你的思念,
一直存在。
假如这个人间,没有我再来爱的权利,
谁还会在意,曾经的那些往事,
它纠缠着,它缠绕着,它不弃着,
只是当我重头再来时,
我一切都不能控制,
内心深处,最寂寞的东西,
为此,我苦守年华,十载,
可是人生又能有几个十年,
告别了,就别再去想,没有用。
记得——
还记得我未曾熟悉你的感觉,
想一封陈旧的信,
布满了每一个字的泛黄,
我还想去拥抱你,
或者是陪你看沧桑变化,
我知道这是爱的代价,
可我从不退缩。
梦里独自,我一个人的世界里,
失去你如同失去了自由,
我也好害怕寂寞,
恐惧着时光里的背弃,
为此,我不会将你忘记,
像人潮人海里的那个她。
人生难免的苦痛折磨,
在我心里,那只是短暂的云烟,
黯然失落或者是一直矜持,
我从不敢靠近你太近,
好似灵魂深处的东西,
是我永远的不安,
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只要有你,我便知足。
 
眼泪过夜——
你的温柔如织,像似一阵雾霭,
让我在看不见或看见中,
迷失一切的自我;
你的潇洒如梦,像似一粒尘埃,
让我在摸不到或摸到里,
领悟所有的自由。
我终于失去了你,
在风起的时候,
落寞的黄昏,此时何以言说,
何年何月的停留,不及我的回眸一笑。
再也不能将你挽留,
多少繁华里,谁在改变当初的誓言,
都比不起这夜的美丽,
以及美丽背后你那双醉人的眼,
这一曲歌罢,嘘嘘声起后,
我还能不能,牵住你的手,
用眼神交流,你和我的惆怅。
再也不会将悲伤,晕开红尘无数,
我剩下的矜持,也会成为一种解脱。
风雨残花——
院外此时已是另一番景色,
风吹来那花香阵阵,
惹得无数游香绕人,
只是我不再试着流连。
雨下的时候,是谁在,门外轻推,
那算不完的离愁,
一曲慢歌里,岁月沧桑了我的眼眸,
只是我记得那年的故事,
早已变得不再完美。
结局我早已拆穿,
多少恨过后,月已半缺,我却已错过,
犹记得,我们的年少无知,
如今却早就散去在人潮人海。
为此,我的真心,不会得到弥补,
留给曾经的往事,
终于享受了一江东逝的快乐,
可我却失去了,一番挣扎,
不必再来,我明了人间,
所有的风雨残花。
大好河山——
曾经风雨都已去,
无数张脸还在笑谈间,
抹去记忆里的悲痛,
就让明天会更好,
我提起头颅向天倾诉,
最后的自我是最后的征服。
我想去跟上北国的风雨,
把寂寞藏进大好河山,
宁愿一身玉碎,
也绝不随波逐流,放荡尘世,
还想去抚摸大海的涛声,
历史的车轮碾压曾经的无知,
只是我这一刻,
不再言语,让五千年风霜与我同在。
提起文弱的笔尖,
书写自己燃烧过后的灰烬,
那就是我最终的梦,
让所有的一切成为过去,
而我只愿像一粒尘埃,
紧靠一马平川的路途,
坎坷留给自己,心酸自己体会,
想去策马扬鞭,哪怕它孤独无数。
渴望一缕阳光,
因为我的心曾经潸然无奈。
 
不要问我——
不要问我,何时才肯停休这寂寞,
我把自己的血液,流淌在千里的山脉中,
我不需要像一座奇峰,
只需要将梦想写进尘世。
多少风雨过后,
总不知道的故事,是我永远的守候,
任随自己成为一朵浪花,
翻涌在人潮里。
我想万年过后,历史的垂青,
是我的懂得,或是失去,
那就是我最后的抉择,
我与时间只打了一个照面,
可是我并不能与其永存凡尘,
锦绣山河,一个轮回的苏醒,
我不必再去寻找答案,
我让所有成为谈笑,
只是却无法忘却你。
终于,我在踟蹰中,慢行,
或许,我仅是明白,自己的存在,
是一种罪过,可我倔强着,绝不屈服。
回忆成空——
一响贪欢是我的过错,
为此,我早已沉溺在六月的黄昏,
那年我们都还年幼,
多了些不忍苛责,少了些不理岁月。
一路走来,风雨如愁,回忆里渐渐也成空,
终于学着一个人孤独,
所有的曾经是我的如今,
伫立在窗台,你倒映在我心里的是,
无言无语的花开花落。
我在等候你,如同等了一千年,
离开后的荒烟蔓草,
最终成全了,我的一杯浊酒醉意蒙蒙,
光阴减去一盏孤灯,
只有我还想再去抚慰,你的深深情谊。
是与非里,我希望活得自由,沿着坎坷崎岖前行,
不理会最后的结局,
是谁的华年。
 
天空——
谁还在天空下,看着满目苍凉的尘世,
任随寂寞侵扰忧伤,
我再也不会学着坚强,
柔情似水里,想象关于你的一切。
时间的另一边,黑夜无情的来袭,
深深的思念里,握不住你的双手,
于是成日的流泪,或许可以减少思痛,
等待在轮回里的嬉笑,
一年又一年的缠绵。
终于可以安慰灵魂深处的折磨,
为此我等了一千年的光景,
不能控制思绪,仿佛未来只是一个玩笑,
挂满面颊的,也许只是我的忧郁,
或者是悲伤的残留。
好想和你在一起,时光里的故事,
只是一个无尽头的年轮,
安全的独步,如同这条陌路上,
没有彼此的感觉,是种无助。
勿忘我——
一夜的思愁,缠绵至醉意朦胧的时候,
我想不该再去爱你,
如同这个夜晚里,不敢靠你太近,
你说你要远离,伤心留给哭泣的我,
可我并不责怪,或是撕裂我们曾经的回忆。
这不是简单地爱,爱就可以存在,
转过身来,才发现原来的一切,
早已渐渐模糊淡去,
我想我适合去歌颂,
就算一场大雨淋湿了所有,
你还不来,我的笔记又添了一页,
关于你的记忆,
淡淡的云,淡淡的去。
风里不会再有你的影子,
如同雨里不会再有你的浅唱,
你也知道,就算大雨滂沱,
寂寞难安的只是,
醉人的曲折和不解的勿忘我。
 
风吹花摆——
古栈道边,东风吹尽繁华,
假装你还在,徘徊或是踟蹰,
饮完一杯酒,所有相思变得无力,
水向东去一瞬间,风吹花摆,不知何处去。
分手时,我已不悦,关于最深的感悟,曾经,
多少年后,或许还去重提往事,
淡淡思绪,莫名的惆怅,
你走后的日子,我该何以解忧,
是那三月驻足你门前,还是六月哭泣在月下。
总不是,总该是,岁月磨去我的棱角,
可却抹不去我的忧郁,
不能靠着丝丝回忆,去幻想你的一切,
一段离愁便是一段心愁,
更寂寞的世界,是你我不再的时候,
算了,我不再学着犯错,
故事里你的色彩,你也不许我再去着色。
江南雨——
夜雨霏霏,拍乱我心愁,
望明日天晴,舍一把落花。
再也不能将柔情私藏,
今朝的酒今时醉,
不枉红尘里几许惆怅。
在等你,隔岸千万里,
并不知你在天涯何处,
唯有南燕归去,又是一年尽,
好想连同把晚春隐去,
犹如落花且飘散一片败絮。
烟雨不知身在小巷,
唯有一阵雾霭一种痴心,
终将会离去在蒙蒙中,
让过客不会当初的路,
好怕再次被烟火靡丽。
自顾叹息中,已随风影浪花去,
不念不生梵悟,我顿感悲恻,
于轮回重来时,安心超度。
在等你,炊烟袅袅起,
忘了你,淡香时时散,
作罢了,一去不再来。
一曲红尘歌——
小路花开中的芳香起落,
一杯浊酒里的俗世殆尽,
我一曲高歌,歌唱寂寞相随,
犹记得那年的黄昏雨落,
只是如今感叹人世沉浮。
终于写下了无数离骚,
你懂或不懂,都已存在尘世,
染色里的古道,荒烟蔓草的岁月,
又该如何去解释,
你不谙愁苦的一面。
浪迹天涯,你走远之后,
时间里渐行渐远的不仅是,
我无奈的愁眉与苦恼,
谁还能将结局看破,
只是我越到深夜,越是不安。
终该忘却了,你的影子,我的惆怅,
谁在用一段梵语,顿悟,超度,生灭,
不过是一阵云烟,流连,失味,嗔怒。
忘了过去——
我不忍心就此离开,
恍如你的梦里,早已花开一季,花谢一方,
好想去抚慰深夜时,你唏嘘的声音,
好让明天不负我心。
我畏惧你的寂寞,仿佛将流水藏进了一个轮回,
我触摸不到,只能幻想,
真心去守护,一缕火焰,虽然那只是我的倾诉,
可是从不磨灭,自己执着的内心。
忘了过去,时间里的缩影,
是我永远不能的感受,
任随绵绵的山峦起伏,
却找寻不到,你的踪迹,只好不住的安慰自己,
那颗柔弱的心。
静悟梵音,我在浮屠塔下,苦守了一千年,
不辨是与非,错中的爱,胜过爱过的错。
 
水乡——
荡一尾孤舟,浪迹泛起涟漪的池塘,
舍不得上岸,可总要舍去,相思的离愁,
这是我沉溺在水乡的借口,
江南啊!你何时才能够烟雨如织。
也许,那只是我梦里,并不知道的几分惆怅,
或许,晨间的甬道上,刻着你的足迹,
我寻寻觅觅,仿佛走进了死角,
却又在一瞬间,发现了你的身影。
不过,我再也不会学着放纵,
连最初的幻觉,都遗弃在朦胧里,
好吧!我确实动了真情,
人间的六月,不过是江南雨天的背景,
缠绵到极致,所有的往事,
一起随我走远,消失,
但我绝不丢下你,因为你是我的水乡,
而水乡是我的最爱。
忘掉——
你走或者你留,
我一样的雨天,不一样的思愁,
假装你从未离开,
花开自有季节,花落自有不忍,
我在等你,看尽世间繁华,
蓦然回首,你人不知何处。
多少流年败给光年,
我在惆怅,不在乎何时的江南梦绕,
谁还用一曲梵音,歌唱年幼的轮回,
到如今所有成为往事,
看不透的结局,辨不完的是非。
终将可以沉陷,雨朦胧的雨落,
我甚至不愿远走,荒烟蔓草的时节,
还可以去忘掉俗世,岁月抢走了我的流连,
但却无法等在三月的天晴。
如若还有谩谑的话语,
可终也逃不了,关于你最美的记忆。
当我——
当我如遇红尘中的你,
多少词阙无法形容内心的愁苦,
只能按下寂寞如潮,思忆成空,
害怕有一天,我失去了所有,理智与清醒,
可我决不会盲目追求,
你和我本该是错误的爱情。
或许,未来只是一种说辞,
而我只是一个影子,
心里的轻描淡写之间,
仿佛什么意思都已不在,
不去解释什么,如同,
不会再来的,永远也不能来,
是爱情么?我不禁反问道。
你的世界,藏着什么样的悲伤,
让我看不透,也猜不出,
只好任随高唱离歌,
总以为你会重来,哪怕是寻觅我的踪影,
即使飘忽不定,即使伤痛欲绝。
 
那是假如——
我在静听世界的声响,
可却总找不到关于爱,
那会是怎样的感受,
是波涛汹涌,还是流水无情,
时间过去了,人也开始了离散,
只是我不能抗拒自己,
内心深处的最寂寞。
终于可以学着放弃,
每当你从我身边走过,
多了几次惆怅,少了几次不安,
于是我再也熬不过年华,
看看岁月,自己的影子,
又该何去何从。
那是假如么?我一个人的自我欣赏,
我不恨黄昏的美丽,
只怨这个夕阳下,没有你存在的背景,
躲进角落里,静悟年华绝代,
可也早就被记忆抹平思忆,
为此,我在苦守相思,
整整一辈子。
 
 
 
 
 
 
 
 
昨夜难安——
昨夜难安,一壶浊酒难入我心肠,
花溪有水东去,不忍离散一场,
分手岂在朝暮,彼岸寻你一片花海,
或许如今不知何曲,只是隔江随你犹唱。
 
 
岁月剥落心绪,幽幽南天东风却吹散,
那数不尽繁华,变成一阵炊烟,或是半许惆怅。
终于谁在忧郁,将一个背影淡忘,
风起风又落,空留此地我一人彷徨。
 
 
风已将我带走,谎言谩语的如烟,
交织成为悲怆,唯有数不尽的誓言,
还在承诺,关于流言蜚语中,
这段说不清楚的伤痛。
 
 
雨天再来的时候,给你的雨伞,
将会罩住我的泪水,
或者是相聚不能爱的无奈。
再醉红花间——
一番云雨后是我多情,
送你却总在相思最浓时,
泪水见你不休,
水乡绕梦只是怨那六月的天。
岁月剥去我的脸颊,
多少无趣和许多柔美,
过后冲淡了时间里的记忆,
牵住手原是一响贪逸。
再醉红花间,
谁用一曲离骚歌唱花熟花败时,
过了多年,
篱笆外的陌路上有你,
也有无知的风霜雨雪来,
却只剩下我的无奈。
惆怅在雨季,
阁楼上的檀香渐熄渐灭,
红颜的泪依溪畔流水,
一声长叹过后去了。
终会等你来,
不在乎许久思忆,
因为我自顾红尘里,
耐不住的是流连,
放不下的是相思。
 
心无——
我听过灵魂深处的声音,
那是我对你的思念,
每一个夜晚都会来临,
可我却从不退缩,因为我也恐惧你会离开,
我害怕这是我的一往情深,
最后没有结果的结束。
为此,我渴望你会临近我,
让我全然不知中,发现你的存在,
当所有人都在嘲弄生命,
只有我也许会真心爱护你,
可是这一切又都被无缘带走。
我假设过我无数次假如,
希望自己会得到梦里的东西,
哪怕一次次跌倒,
或者从来不会学着屈服。
生命如璀璨的烟火,明知辉煌过后是黯然,
可是也许这也就是生活的伟大,
让人不停地努力寻在幸福,
心无它念。
 
此时人已散——
此时,我话语里的无力,
似乎挽救不下你的存在,
只好慢慢的思考着,
关于这个世界的全部光明,
那是我的渴望,还是你的矜持,
让爱徘徊从不停歇,
如果还有一次,我还会爱你,
我惯看了春花的掉落,
我受尽了北风的吹熄,
可是唯有我对你的思念,
一直存在。
假如这个人间,没有我再来爱的权利,
谁还会在意,曾经的那些往事,
它纠缠着,它缠绕着,它不弃着,
只是当我重头再来时,
我一切都不能控制,
内心深处,最寂寞的东西,
为此,我苦守年华,十载,
可是人生又能有几个十年,
告别了,就别再去想,没有用。
记得——
还记得我未曾熟悉你的感觉,
想一封陈旧的信,
布满了每一个字的泛黄,
我还想去拥抱你,
或者是陪你看沧桑变化,
我知道这是爱的代价,
可我从不退缩。
梦里独自,我一个人的世界里,
失去你如同失去了自由,
我也好害怕寂寞,
恐惧着时光里的背弃,
为此,我不会将你忘记,
像人潮人海里的那个她。
人生难免的苦痛折磨,
在我心里,那只是短暂的云烟,
黯然失落或者是一直矜持,
我从不敢靠近你太近,
好似灵魂深处的东西,
是我永远的不安,
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只要有你,我便知足。
 
眼泪过夜——
你的温柔如织,像似一阵雾霭,
让我在看不见或看见中,
迷失一切的自我;
你的潇洒如梦,像似一粒尘埃,
让我在摸不到或摸到里,
领悟所有的自由。
我终于失去了你,
在风起的时候,
落寞的黄昏,此时何以言说,
何年何月的停留,不及我的回眸一笑。
再也不能将你挽留,
多少繁华里,谁在改变当初的誓言,
都比不起这夜的美丽,
以及美丽背后你那双醉人的眼,
这一曲歌罢,嘘嘘声起后,
我还能不能,牵住你的手,
用眼神交流,你和我的惆怅。
再也不会将悲伤,晕开红尘无数,
我剩下的矜持,也会成为一种解脱。
风雨残花——
院外此时已是另一番景色,
风吹来那花香阵阵,
惹得无数游香绕人,
只是我不再试着流连。
雨下的时候,是谁在,门外轻推,
那算不完的离愁,
一曲慢歌里,岁月沧桑了我的眼眸,
只是我记得那年的故事,
早已变得不再完美。
结局我早已拆穿,
多少恨过后,月已半缺,我却已错过,
犹记得,我们的年少无知,
如今却早就散去在人潮人海。
为此,我的真心,不会得到弥补,
留给曾经的往事,
终于享受了一江东逝的快乐,
可我却失去了,一番挣扎,
不必再来,我明了人间,
所有的风雨残花。
大好河山——
曾经风雨都已去,
无数张脸还在笑谈间,
抹去记忆里的悲痛,
就让明天会更好,
我提起头颅向天倾诉,
最后的自我是最后的征服。
我想去跟上北国的风雨,
把寂寞藏进大好河山,
宁愿一身玉碎,
也绝不随波逐流,放荡尘世,
还想去抚摸大海的涛声,
历史的车轮碾压曾经的无知,
只是我这一刻,
不再言语,让五千年风霜与我同在。
提起文弱的笔尖,
书写自己燃烧过后的灰烬,
那就是我最终的梦,
让所有的一切成为过去,
而我只愿像一粒尘埃,
紧靠一马平川的路途,
坎坷留给自己,心酸自己体会,
想去策马扬鞭,哪怕它孤独无数。
渴望一缕阳光,
因为我的心曾经潸然无奈。
 
不要问我——
不要问我,何时才肯停休这寂寞,
我把自己的血液,流淌在千里的山脉中,
我不需要像一座奇峰,
只需要将梦想写进尘世。
多少风雨过后,
总不知道的故事,是我永远的守候,
任随自己成为一朵浪花,
翻涌在人潮里。
我想万年过后,历史的垂青,
是我的懂得,或是失去,
那就是我最后的抉择,
我与时间只打了一个照面,
可是我并不能与其永存凡尘,
锦绣山河,一个轮回的苏醒,
我不必再去寻找答案,
我让所有成为谈笑,
只是却无法忘却你。
终于,我在踟蹰中,慢行,
或许,我仅是明白,自己的存在,
是一种罪过,可我倔强着,绝不屈服。
回忆成空——
一响贪欢是我的过错,
为此,我早已沉溺在六月的黄昏,
那年我们都还年幼,
多了些不忍苛责,少了些不理岁月。
一路走来,风雨如愁,回忆里渐渐也成空,
终于学着一个人孤独,
所有的曾经是我的如今,
伫立在窗台,你倒映在我心里的是,
无言无语的花开花落。
我在等候你,如同等了一千年,
离开后的荒烟蔓草,
最终成全了,我的一杯浊酒醉意蒙蒙,
光阴减去一盏孤灯,
只有我还想再去抚慰,你的深深情谊。
是与非里,我希望活得自由,沿着坎坷崎岖前行,
不理会最后的结局,
是谁的华年。
 
天空——
谁还在天空下,看着满目苍凉的尘世,
任随寂寞侵扰忧伤,
我再也不会学着坚强,
柔情似水里,想象关于你的一切。
时间的另一边,黑夜无情的来袭,
深深的思念里,握不住你的双手,
于是成日的流泪,或许可以减少思痛,
等待在轮回里的嬉笑,
一年又一年的缠绵。
终于可以安慰灵魂深处的折磨,
为此我等了一千年的光景,
不能控制思绪,仿佛未来只是一个玩笑,
挂满面颊的,也许只是我的忧郁,
或者是悲伤的残留。
好想和你在一起,时光里的故事,
只是一个无尽头的年轮,
安全的独步,如同这条陌路上,
没有彼此的感觉,是种无助。
勿忘我——
一夜的思愁,缠绵至醉意朦胧的时候,
我想不该再去爱你,
如同这个夜晚里,不敢靠你太近,
你说你要远离,伤心留给哭泣的我,
可我并不责怪,或是撕裂我们曾经的回忆。
这不是简单地爱,爱就可以存在,
转过身来,才发现原来的一切,
早已渐渐模糊淡去,
我想我适合去歌颂,
就算一场大雨淋湿了所有,
你还不来,我的笔记又添了一页,
关于你的记忆,
淡淡的云,淡淡的去。
风里不会再有你的影子,
如同雨里不会再有你的浅唱,
你也知道,就算大雨滂沱,
寂寞难安的只是,
醉人的曲折和不解的勿忘我。
 
风吹花摆——
古栈道边,东风吹尽繁华,
假装你还在,徘徊或是踟蹰,
饮完一杯酒,所有相思变得无力,
水向东去一瞬间,风吹花摆,不知何处去。
分手时,我已不悦,关于最深的感悟,曾经,
多少年后,或许还去重提往事,
淡淡思绪,莫名的惆怅,
你走后的日子,我该何以解忧,
是那三月驻足你门前,还是六月哭泣在月下。
总不是,总该是,岁月磨去我的棱角,
可却抹不去我的忧郁,
不能靠着丝丝回忆,去幻想你的一切,
一段离愁便是一段心愁,
更寂寞的世界,是你我不再的时候,
算了,我不再学着犯错,
故事里你的色彩,你也不许我再去着色。
江南雨——
夜雨霏霏,拍乱我心愁,
望明日天晴,舍一把落花。
再也不能将柔情私藏,
今朝的酒今时醉,
不枉红尘里几许惆怅。
在等你,隔岸千万里,
并不知你在天涯何处,
唯有南燕归去,又是一年尽,
好想连同把晚春隐去,
犹如落花且飘散一片败絮。
烟雨不知身在小巷,
唯有一阵雾霭一种痴心,
终将会离去在蒙蒙中,
让过客不会当初的路,
好怕再次被烟火靡丽。
自顾叹息中,已随风影浪花去,
不念不生梵悟,我顿感悲恻,
于轮回重来时,安心超度。
在等你,炊烟袅袅起,
忘了你,淡香时时散,
作罢了,一去不再来。
一曲红尘歌——
小路花开中的芳香起落,
一杯浊酒里的俗世殆尽,
我一曲高歌,歌唱寂寞相随,
犹记得那年的黄昏雨落,
只是如今感叹人世沉浮。
终于写下了无数离骚,
你懂或不懂,都已存在尘世,
染色里的古道,荒烟蔓草的岁月,
又该如何去解释,
你不谙愁苦的一面。
浪迹天涯,你走远之后,
时间里渐行渐远的不仅是,
我无奈的愁眉与苦恼,
谁还能将结局看破,
只是我越到深夜,越是不安。
终该忘却了,你的影子,我的惆怅,
谁在用一段梵语,顿悟,超度,生灭,
不过是一阵云烟,流连,失味,嗔怒。
忘了过去——
我不忍心就此离开,
恍如你的梦里,早已花开一季,花谢一方,
好想去抚慰深夜时,你唏嘘的声音,
好让明天不负我心。
我畏惧你的寂寞,仿佛将流水藏进了一个轮回,
我触摸不到,只能幻想,
真心去守护,一缕火焰,虽然那只是我的倾诉,
可是从不磨灭,自己执着的内心。
忘了过去,时间里的缩影,
是我永远不能的感受,
任随绵绵的山峦起伏,
却找寻不到,你的踪迹,只好不住的安慰自己,
那颗柔弱的心。
静悟梵音,我在浮屠塔下,苦守了一千年,
不辨是与非,错中的爱,胜过爱过的错。
 
水乡——
荡一尾孤舟,浪迹泛起涟漪的池塘,
舍不得上岸,可总要舍去,相思的离愁,
这是我沉溺在水乡的借口,
江南啊!你何时才能够烟雨如织。
也许,那只是我梦里,并不知道的几分惆怅,
或许,晨间的甬道上,刻着你的足迹,
我寻寻觅觅,仿佛走进了死角,
却又在一瞬间,发现了你的身影。
不过,我再也不会学着放纵,
连最初的幻觉,都遗弃在朦胧里,
好吧!我确实动了真情,
人间的六月,不过是江南雨天的背景,
缠绵到极致,所有的往事,
一起随我走远,消失,
但我绝不丢下你,因为你是我的水乡,
而水乡是我的最爱。
忘掉——
你走或者你留,
我一样的雨天,不一样的思愁,
假装你从未离开,
花开自有季节,花落自有不忍,
我在等你,看尽世间繁华,
蓦然回首,你人不知何处。
多少流年败给光年,
我在惆怅,不在乎何时的江南梦绕,
谁还用一曲梵音,歌唱年幼的轮回,
到如今所有成为往事,
看不透的结局,辨不完的是非。
终将可以沉陷,雨朦胧的雨落,
我甚至不愿远走,荒烟蔓草的时节,
还可以去忘掉俗世,岁月抢走了我的流连,
但却无法等在三月的天晴。
如若还有谩谑的话语,
可终也逃不了,关于你最美的记忆。
当我——
当我如遇红尘中的你,
多少词阙无法形容内心的愁苦,
只能按下寂寞如潮,思忆成空,
害怕有一天,我失去了所有,理智与清醒,
可我决不会盲目追求,
你和我本该是错误的爱情。
或许,未来只是一种说辞,
而我只是一个影子,
心里的轻描淡写之间,
仿佛什么意思都已不在,
不去解释什么,如同,
不会再来的,永远也不能来,
是爱情么?我不禁反问道。
你的世界,藏着什么样的悲伤,
让我看不透,也猜不出,
只好任随高唱离歌,
总以为你会重来,哪怕是寻觅我的踪影,
即使飘忽不定,即使伤痛欲绝。
 
那是假如——
我在静听世界的声响,
可却总找不到关于爱,
那会是怎样的感受,
是波涛汹涌,还是流水无情,
时间过去了,人也开始了离散,
只是我不能抗拒自己,
内心深处的最寂寞。
终于可以学着放弃,
每当你从我身边走过,
多了几次惆怅,少了几次不安,
于是我再也熬不过年华,
看看岁月,自己的影子,
又该何去何从。
那是假如么?我一个人的自我欣赏,
我不恨黄昏的美丽,
只怨这个夕阳下,没有你存在的背景,
躲进角落里,静悟年华绝代,
可也早就被记忆抹平思忆,
为此,我在苦守相思,
整整一辈子。
 

    [我要投稿]    [我要收藏]


    本文标题:岁月剥落心绪,幽幽南天东风却吹散
    本文链接:【然言散文网】http://www.ranyan.com/sanwen/shuqing/34438.html 转载请保留。


    上一篇:爱一朵花的真挚 下一篇:青墨

    相关阅读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等不良言论,严重者,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