抒情散文您现在的位置: 然言散文阅读网 > 散文 > 抒情散文 > 卷帘珠,早春简画

卷帘珠,早春简画

发布者: 慕容依雪 来源: 然言散文网 类别: 抒情散文 时间: 2014-02-26 阅读:
      致读者:读者您好,您现在看到的是“然言散文网”[抒情散文]版块的文章。由于阅读需要,部分文章转载于网络或其他的文学平台,仅供文学交流、学习使用。若本篇文章《卷帘珠,早春简画》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做相应的文章处理。还有更多的优秀文章、作文等期待您的阅读!如果您有好的作品,您也可以在本站发表,和更多的朋友分享您的心情。祝您阅读愉快!
      
      人,生来就被条条框框,给圈住了,不然,也会像阿基米德的圆球,不受阻力,会一直向前滚动,无休无止。
  
  抖落掉料峭春寒,摊一卷宣纸,沐风栉雨,浸润心田。聆一曲岁月无声,绘一幅早春图画,任由纷飞的墨汁,萦乱浮生眼眸,勾勒风雨的历程,驱散苍茫与青翠,染至雪过雨过又无声飘落的岁月,经数载,沧桑巨变。半缕轻烟,半丝欣然,立此存照,弥足世间。依着静默时光,几多浅浅淡淡,转身相许,莫过于即刻拥有
  着笔处,小荷才露尖尖角。百丈红尘,阑珊心事。炫日月光辉,涂花蕊萌动。童心未眠,蝶恋花,少年去,一纸墨毫竟成空。谁铺展岁月余章,将流年写旧。谁人执笔?留一阙卷帘珠,将生命摆渡,留一条曲径小幽,握住生命的缄默,耸立等待,悄然一天,与自个儿相逢,待一缕春光洒入二月,让笔墨纸张,温婉成季节中最盛的卷帘珠。
  起笔时,粗犷雄浑,是旁人看不懂的情深。山高峰远,却是隐匿着暖暖的执意。为着情,为着意,为着那一抹晨间滴露,走着笑着,冷不丁哭了,哭着闹着,落墨处,却是掩饰不住浓浓的伤楚。执笔的手,起伏着动荡的心,迁移着山林的野风枯萋,掩埋的极深极深。际遇,是需要一双懂的眼,才能迎上它的眸子。一笔落,浓墨重彩,去留无意,花落去。
  运笔潺潺,宛如水。有着旁人捉摸不透的蕴意。卷帘珠,恩泽水润,福来福返。也许,生不如夏花之绚烂,犹不敌“石不蔽水”之情怀,纵使奔涌,沧海无归处,拾掇一怀暖香,邀风同往,与海相拥,倾看几度朝起夕落,青翠依旧,涓涓而泻,静聆几次晨钟暮鼓,归于宁静,混然天成。石太重,水风轻,滴水穿石,滴墨穿心,云过处,二月亦春。蝶恋花,枝芽青,笔下淡明。
  轻收笔锋,复古太极。内外兼修,刚柔相济,一种极致的婉约,律动在早春的皓眸,于是,一个歪歪扭扭的“一”应运而成。轻倚季节的转角处,左顾右盼,横竖皆宜。汉体“一”字,安然于一份静好。轻轻浅浅,散发着恬淡的香,怡才体味些许馨香自来。一直以为,蝶恋花,花香四溢,归了一,方觉点点滴滴,葱葱郁郁。
  卷帘珠,无处补遗。繁华落尽终究平淡,山不在高,有水则灵。山水之美,不在于绚丽;生命之美,不在于轰轰烈烈。曾经,童话执笔,临摹千山万水,墨不成行,画不尽意。直到,牵上手中的风筝,走向旷野,走向薜篮。懵懵懂懂,踏歌浅行。然,年华如水时光辗转,梦终究是梦,还好,在似水流年里,将“一”著成,把一颗心卷进纸墨之中,方才拥有“一"字的淡定。
  “一”为起点,落笔惊鸿。惊鸿一瞥是生命的美妙,细水长流才是最真的幸福
  “一”,在横横竖竖、细细碎碎的时光里,静静氤氲,一个一,一个人,一颗心,多少沧桑坎坷,多少身手相牵,岁月远逝,容颜老去。花虽落,风住尘香;水长流,云淡过往,惟不变的是蝶儿花儿的欢颜。也许注定,卷帘珠的美在于归一,蝶恋花的情超然物外。真不知这一笔会多少人认同,更不知,会有多少人为之倾心,与“一”相逢,转而惊艳。
  “一”的符号,可能是画的一道,也可能是一个筹码,一乃万物之本,又这么微不足道。许慎《说文》中,一惟初太始,道立于一,造分天地,化成万物。
  佛说,前生五百年的回眸,才换得今生的一次擦肩,那么于千万人之中遇见自己,牵手一生一世,又是怎样的一种修行?!
  蝶恋花,握笔摊纸,勾勒一幅,早春残简。卷帘珠,“记得来时春未暮,执手攀花,袖染花梢露……”走过的路,脚会记下!人,生来就被条条框框,给圈住了,不然,也会像阿基米德的圆球,不受阻力,会一直向前滚动,无休无止。
  一元复始,“一”字起,从头再来!
  卷帘珠,承一袭残简,一山一水一笔一纸张;蝶恋花,揽一缕阳光,一尺一米一千一万丈。

作者:温馨先生 

    [我要投稿]    [我要收藏]


    本文标题:卷帘珠,早春简画
    本文链接:【然言散文网】http://www.ranyan.com/sanwen/shuqing/25670.html 转载请保留。


    上一篇:若懂花语·明媚如许 下一篇:静夜怀思,心在月光边境

    相关阅读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等不良言论,严重者,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友情提示: 登录后发表评论,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让更多网友认识您。